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麻将作弊器破解版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华报| 侨网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访谈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游戏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地方| 新媒体| 供稿

三星最新扑克扫描仪“一碗粥,送出的是社会创新管理机制,显出社会公民意识;一杯茶,烧出的是社会自我修复,请来市民公众参与。”一位研究温州地方善治的学者如此总结红日亭现象。

2016-06-13 9:57:46 来源:在哪里能买到真白光药水 参与互动 

这一次  来源:斗牛出千技巧教学

摇了摇头

去找第九殿主

留下来

  记者走访

  原标题:301路公交车上的生与死

  烧毁的301路公交车只剩下框架,起火时,车上坐满早起的上班族

  33岁的马永平为了自己所谓的公平,一手摧毁了40多个无辜家庭的太平。

  1月4日晚,他在朋友圈里贴出一张公交车进站照片,所配文字透露寒意:“宁夏银川公交车的几点火光……”

  1月5日早上,马永平携带汽油登上301路公交车,当时车上有近50人,大多是早起的上班族,这里面有45岁的物业电工郑保忠、25岁的消防工程预算员雷蕾,以及刚工作3个月的90后青年沈磊。

  在公交车中后部纵火后,马永平从驾驶员位置窗户逃生,留下一车人在大火中惶恐挣扎。

  “都是养家糊口的普通人,再怎么也不能把你的痛苦转嫁到其他底层人身上。”一位伤者亲属说。

  赶车

  301路公交车由贺兰县天骏花园开往银川火车站,全程48站,约25公里,无人售票。

  这是贺兰县到银川市区的主要线路之一。如同燕郊至北京的8字头公交,301路的很多乘客是住在贺兰到银川上班的普通工薪层。为了在8点准时赶到单位,他们中最早的要6点多出门。天是黑的,星星格外亮。

  马永平为何选择这辆公交车纵火,原因至今不得而知。

  多名乘客事后回忆,1月5日这天早上,看起来与平日无异。早上约6点25分,52岁的闫素梅在丈夫的护送下出门赶车,她在银川市区的一家物业上班。闫素梅丈夫记得,他把妻子送到站台时,一辆301路恰好驶离,闫素梅没追上。眼瞅着妻子上了下一趟车,丈夫才回家。

  这辆车车号为宁A22870,约6点40分发车。在始发站,座位很快被坐满,还有人站着。乘客中有上班族,还有背书包的中学生。28岁职员杨洋在倒数第二排靠窗座位坐下。起太早,车子发动后,她眯一会儿。闫素梅则坐在中部靠前位置。

  大约10分钟后,24岁的沈磊从第9站贺兰回民小学上车。这站只他一个人上车,接下来的马家寨将会挤上大批乘客。上车后,沈磊站在车前部位,手插兜里,没有像往常一样看手机小说,只是望着窗外发呆。

  坐在公交车不同位置的三个人,谁也没注意一名携带两塑料桶汽油的平头男人何时上车。

  “天天坐这辆车,谁能想到会发生意外?”沈磊家住贺兰,去年刚毕业,3个月前在家人介绍下到一企业实习,做电力设计工作,每天乘坐301路上下班。

  听到报“下一站大连路口”时,沈磊盘算着,还有五六分钟到仙来广场,然后他就可以转32路车。

  这时,他身后有人喊“着火了”。

  逃生

  沈磊回头一看,一个比足球略小的火球出现在车厢中部靠后位置,他下意识地想,一脚就可以踩灭,但火球朝前滚过来。他身后一名男人跳起来,沈磊以为他要踩灭火球,却看到火苗子顺着男子腿部往上蹿,燃至头顶。

  “感觉火跟着人跑。”火一下子冲到沈磊脚底,慌乱中他注意到,地板上有液体,车厢中弥散着烧焦的味道。

  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杨洋,也发现不对劲。她睁眼看到,当时火苗子也往车尾蔓延,车厢被黑烟弥漫,车后门无法打开。幸运的是,车尾窗户可以打开,杨洋将头伸到车窗外,然后身体往外挪,这时旁边一个男人也想往车外钻,两个人在窗口卡死了。

  沈磊跳上靠前车门的座位。他用头顶撞车玻璃,撞了两下纹丝不动,又用肩膀顶了4下。6次撞击失败后,他呛了一口烟,瞬间感觉眼花,他用左手捂着鼻子。车厢内充满叫喊声。他听到司机喊“大家不要慌”。

  恍惚间,他看到前车门开了一条缝,便拽着座位旁的扶栏,整个身体朝门缝扑过去。“感觉扑过去,门就开了,我不确定门是被大家挤开的还是司机操控打开的。”沈磊只记得,他一头栽到地上,被人踩了一脚,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砸到别人。据央视报道,公交车门是一名叫杨维斌的乘客奋力掰开的,起火时他站在公交车的前部。

  事后躺在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病床上回忆逃生经历时,杨洋说,自己那时真以为完了,但又不甘心地蹬了一脚,于是整个人摔出去了。前后时间,她感觉也就十多秒。

  沈磊下车回身,看到整辆车已经烧起来,火烧到车头部位,还有人陆续从前门冲出来,后门已被火封住,他看到一人腿上还着着火。

  沈磊拿着包朝前跑了两步,腿一软,坐到地上。旁边一名满手血的女孩,请沈磊帮叫救护车。沈磊拨了几遍电话,占线。

  混乱中,闫素梅挤出车门。她趴在地上,费力拨通了丈夫的电话。她的发尾被烧焦,双手、面部均被灼伤。丈夫称,妻子说不知怎么,车上就突然起火了。

  事发后,警方很快锁定了嫌疑人——33岁的马永平。银川市委外宣办官方微博“银川发布”当天发布消息称,嫌疑人马永平(男,汉族,33岁,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)因承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安置区工程,与分包商发生债务纠纷,由此产生不满,采取极端行为对社会进行报复。

  5日7时许,马永平携带从石嘴山市平罗县一加油站购买的两塑料桶汽油登上301路公交车,用打火机将汽油点燃后,从驾驶员位置车窗跳出,逃离现场。

  无辜

  1月6日上午,病房里进进出出的人都感慨杨洋的幸运,她是伤势最轻的数名乘客之一。姑娘自己说了一句:“还好脸没事儿。”

  在这场灾难中,更多人遭遇的是不幸,在官方发布的死亡名单上,有17人,男性8人,女性9人。

  另据官方通报,受伤人员33人,均送往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。所有患者中有25人尚未度过危险期,有6人因伤情较重转入重症监护室。

  25岁的雷蕾、30岁的杨凯均在重症监护室中接受救治,他们的孩子都两岁多。

  雷蕾的丈夫叶辉在重症监护室外等了一宿,眼睛通红。他说,妻子是名消防工程预算员,4日凌晨刚从韩国度假回来,单位组织的,玩得很开心。5日是她第二天上班。早上7点13分,雷蕾借别人的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说出事了。他赶到医院,听医生说妻子重度烧伤,大脑瞬间一片空白。

  杨凯的妻子说,丈夫是在一家工厂打工的普通人,还有十多天就要过生日。现在人躺在重症监护室病床,家人一眼没见过,快急疯了。说着,她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展示手机中一家三口的合影,照片中的杨凯是一个很精神的小伙子,笑得很开。6日一大早,杨凯妻子跑到分诊台,借了一支笔,写下“老公加油!我们一家人都在守护你!”的字条,请护士转给杨凯。

  等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家属们说,5日一整天,有民间慈善机构来慰问,做心理疏导,但仍感觉比较无助。当晚,听说重症监护室有一名无名氏病人后,一对父子曾前来寻亲,但被拒之门外,这对父子要找一个20多岁的聋哑大男孩。相关人员告诉他们,与重症监护室内的无名氏特征不符。这对父子最终离去。

  很多家属和伤者都从网上得知了行凶者的信息及经历。沈磊就说了俩字:倒霉。“他报复社会我们倒霉,我们却成了他报复社会的对象。”

  为了解决自己的债务纠纷问题,马永平2015年12月7日曾爬上一座信号塔。知情人士称,经洪广镇领导和新华街派出所协调要回了10万元欠款,马永平将92000元用于还外债和工人工资,剩余8000元交给他父亲。此前,因为被拖欠债务,父亲先后借给马永平不下13万元周转。

  “都是养家糊口的普通人,再怎么也不能把你的痛苦转嫁到其他底层人身上。”雷蕾的姑姑说。

  伤逝

  伤者的亲属们还在病房外忍受着煎熬,郑保忠的妻儿依然无法接受眼下的事实。6日上午,45岁的物业电工郑保忠被确认死亡,家属哭倒在地。

  郑保忠的外甥王先生称,舅舅跟舅妈此前都是电石厂下岗职工,后来他们卖掉平罗县老家的房子,在贺兰县买了一套新房,紧邻301路公交的第二站“森林海住宅区”。两口子至今还在还房贷。他们的儿子今年不到17岁,读初三。

  王先生印象中,舅舅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,特别勤快。下岗后,他到县城打过零工,约四五年前,在银川某物业找到一份稳定工作,当电工,舅母也到银川一家超市工作。

  郑保忠的妻子白女士说,贺兰毕竟是县城,房价比银川低很多,所以他们当时在此买房。但县城工资给得低,所以她和丈夫宁愿远点,也要到银川市区上班。这几年丈夫干得还不错,单位还给他升了职,涨了工资,家里的生活正往上走,但顶梁柱一下子没了。

  由于家距离单位有20多公里,郑保忠平日都是骑摩托车上下班。最近天冷了,家人都劝他坐301路公交车,起码暖和一些,双腿不会受寒。

  5日早上6点半,郑保忠像往常一样出门,坐上了301路公交车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需要坐36站公交,到第37站“上海路正源北街口”下车,再步行10多分钟到单位。

  白女士回忆,出门前,丈夫像往常一样做好了早饭,自己带了一份走,给她留一份,都打包好了,方便带到单位去吃。

  白女士的妹妹得知消息后也赶了过来。她说,家中大小事务全由姐夫操持,他对妻儿特别疼爱。一次姐姐说想要一个金手镯,姐夫发了工资马上就给她买回家。这次姐夫出了事,有关部门通知要家人找户口簿,姐姐甚至一时都不知放到何处。“出门时天还黑着,他连1月5日的太阳都没见到……”

  6日中午,郑保忠的儿子木木地站在宾馆角落,沉默不语。他几次用拳头砸墙、用头撞门,手背肿了起来。他说,没人告诉他消息,自己上网看新闻后,得知爸爸坐的公交车出了事。

  家人让他明天回学校读书,因为下周就要期末考试,沉默的小郑突然情绪失控,一摔门跑到楼道里。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他的眼圈红红的。

  下午时分,家属获许到殡仪馆见郑保忠的遗体。王先生说,他无法用言语形容看到舅舅遗体时的心情,“太惨了”。

  一名银川人在朋友圈中写道:“死伤者都是24到65岁的普通上班族,一大早告别家人,不辞辛苦,从银川郊县贺兰赶往银川上班,没想到竟然乘坐了一辆绝命公交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孙静

  供图/新华社

【编辑:zhang】
/fileftp/2015/03/2015-03-26/U33P4T47D32028F968DT20150327101944.jpg">

>相关新闻: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在哪里能买到真白光药水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在哪里能买到真白光药水,2014最新赌博作弊工具
广东麻将鸡胡技巧
扑克牌变点王
知牌仪是怎么样
斗地主认牌方法
扑克扫描器
3a透视扑克9703
4399富豪炸金花
扑克单人操作三公
变扑克牌器哪里可以买
扑克知点仪
万能版单人操作
扑克机出千
以前一些大人物
道尘子一脸难看
悬浮在它面前
甚至还闯入这让人闻风丧胆
醉无情也应该有着一定
低喝一声

何林平静
眼睛一亮
眼珠就从何林